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溪闲话

唯精唯一 永执厥中

 
 
 

日志

 
 

《酒馀亭游记·“随水涨,随水落”》[转]  

2009-06-21 09:17:09|  分类: 中南胜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鄂州吃罢武昌鱼,直奔观音阁。在古吴都北墙遗址外,大江的赤黄色浊流中,距南岸大约300米,距北岸超过千米,观音阁长24 米,高14 米,以红石青砖砌就,与龙蟠矶巧妙地融为一体,显得雄峻巍峨,气势磅礴。千百年来,它饱经风霜,纵览长江,威镇江心。观音阁下部那如同船舷样的弧石,既减缓水势,又顺势泄流,任凭江水拍击咆哮,总是稳于泰山。古代工匠对流体力学的奇妙运用和那风格独特的建筑艺术,使多少游人驻足留连,赞叹不已。稿本出自宋人的“东坡游赤壁”石刻上,龙蟠矶大些,观音阁只有两三间屋光景。到清代黄州、鄂州志书的图上,观音阁已把龙蟠矶覆得严实了。阁身正壁镌有”观音阁”三个遒劲的大字,进阁正门石碑上刻的“龙蟠晓渡”四字,均出自清人手笔。

三十年前,越过夯土的江堤,我们想登阁,未能如愿,干干净净的江滩上,留下我们不少脚印。那时长江两岸,没有高楼,柳洲如影如烟,白鹭起落,衬托出无人看管的观音阁的稳重安详。三年前,我和朋友来到观音阁,江堤用砂石水泥做成城堞状,满江滩垃圾,污水象蛛网一样絮絮绵绵,没有柳树了,鄂黄长江大桥把观音阁“压”矮了,龙蟠矶被染成说不清的颜色。我们想登阁,仍未能如愿,我背诵起一首民谣:“观音阁,观音阁,随水涨,随水落。”竟把朋友感动得落泪,说这里有一种哲理、一种宿命……

这会儿的江堤、江滩,太漂亮了,城堞联起仿古的“武昌门”,三根汉白玉巨柱表示三国胜迹,孙武故事镌刻在石廊,草是碧绿的,花是灿烂的,亭是翼然的,不少柳树、国槐、银杏包裹着树干不知从什么地方移来,鄂州的巨厦、黄冈的高楼夹着大江,曾经被污染的龙蟠矶清理干净了,一块巨石矗立江边,上书“万里长江第一阁”,有点挡着观音阁了,变了!什么没变呢,还是观音阁吧,观音阁白的墙、黑的瓦,依旧踏着万里江流,好像还是没有人管。

三十年前,我为观音阁写过诗。三年前,用那首民谣提头,又写过一首。几位朋友认为三年前的那首好,说特别是用老南京话读出,更有味儿。今天,我站在“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之一的长江边,还是登不上观音阁!诗也憋不出来,还是把三年前那首再背一遍吧:

“观音阁,观音阁,

随水涨,随水落。

看得着,摸不着,

身在今,梦在昨。

江流浊,思流浊,

江为主,我为客。

临风浴浪且进一瓯酒,

伴星歌,伴星堕!“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