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溪闲话

唯精唯一 永执厥中

 
 
 

日志

 
 

姓名趣谈(九)——江青为人改名【转】  

2009-08-16 15:54:54|  分类: 如烟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青秘书杨银禄回忆:

从“文革”开始以后,到党的九大召开以前,江青很忙,看文件、送材料,到处参加会议、到处讲话,整整3年时间没有离开过北京一步。

1969年4月,中国共产党在北京召开了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这次大会上,江青进入了中央政治局,当上政治局委员,终于如愿地实现了她掌握大权的第一个目标。那个时候,她高兴得很,在北京尽情地享受生活,悠闲自得地游览北京的名胜古迹和各个公园,还经常到外地休息消遣。她三进上海,三下海南,四去广州,还到过青岛、北戴河、天津、保定、大寨等地。除此以外,她还在闲情逸致之中,给别人更改名字,并成了她一个不大不小的乐趣。

她给很多人改过名字,如把张耀祠改成张耀词,钱浩梁改成浩亮,殷承宗改成诚忠,郭孟文(姚文元秘书)改成郭文,李子元(江青的司机)改成李元,常惠琴(人民大会堂的护士)改成常青,等等。其原因,不是说人家的名字有封建味道,就是说人家的名字离不开钱,有资产阶级的铜臭味,下面说说她给我改名的情况。

1969年8月的一天下午,江青在办公室看文件时,要给周总理送一份文件,打铃叫我进去,她说:“小杨呀,这份文件很重要,怕丢失,我命令你亲自给总理送去,这件事你要办妥当,不许发生任何问题。”我看到那份文件用一个大牛皮纸信封装着,用钉书机钉好,还用密封笺封好,信封上用上海生产的“中华”牌3B粗铅笔写着:“请杨银禄同志面呈总理。”落款:“江青托。”

我正要迈步走时,她说:“你等一下,我总觉得你的名字不好,太封建了,你的父亲满脑子的封建迷信思想,什么银银的?银,就是银锭呀,银币呀,银就是钱,他想的就是钱,赚钱、挣钱,他认为,有了钱就有了一切,这是拜金主义呀。什么禄禄的?禄就是俸禄,高官厚禄,他不但让你追求钱,还叫你追求官位,这叫做追名逐利呀。个人主义思想在你父亲脑子里是蛮严重的。你的名字不好,很不好。我是共产党员,你也是共产党员,你同时还是我们这个党支部的书记,我们共产党员做工作,应该是讲无私奉献的,既不追名,又不逐利,一点点私心杂念都不应该有,连个人的后代都不应该要,当了共产党员就不应该要自己的孩子,我生了一个李讷,就曾后悔过。主席喜欢小孩子,没有办法,也就要了。”

她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你让我想一想,看给你改一个什么名字好。”她用右手食指点了几下太阳穴,想了不大工夫就说:“这样吧,就用‘银’和‘禄’的谐音好了,叫‘英路’吧。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叫你走英雄的道路。嗯,这个名字好,好,你以后就叫杨英路吧。”

当日下午六时许,我来到周总理居住的西花厅(“文化大革命”期间改名为向阳厅)。总理正在聚精会神地办公,看到我立即起身,伸手与我亲切地握手后,问:“江青同志休息得还好吧,精神还好吧?”我说:“还好,总理。”

总理接过文件,端详信封上的名字,认真地说:“杨秘书,你的名字不是杨银禄吗?银行的银,福禄呈祥的禄吗?什么时候改成杨英路了。”

我认真地回答:“我是叫杨银禄,从来没有叫过别的名字,杨英路,是江青同志今天刚给我改的。”

总理略加思索后说:“江青同志给你改得好,好嘛。江青同志希望你走英雄的道路,好好。”

总理说:“我这里没有事了,你可以回去了,请你转报江青同志,请她保重身

体,也请你们工作人员精心地为江青同志服务好,这是党和人民交给你们的任务。”

  

大约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一天下午,江青叫我给毛主席送一封信。她在信封上写道:“请杨英路同志面呈主席亲启。”信封的左下角写有“江青托”三个字。

我跟主席的秘书徐业夫同志联系,问主席现在在什么地方。当我得知主席在人民大会堂118办公,并同意我“现在可以来”。我到了118,徐业夫同志在门口等着我。我就从文件包里取出那封信,对徐秘书说:“徐秘书,请你给主席送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拜托你了。”徐秘书看过信封对我说:“小杨,这怎么行呢?江青同志清清楚楚地写着请杨英路同志面呈主席亲启,她是托你,不是托我。江青同志这个人你还不了解呀,她叫你面呈主席,你必须亲自交给主席,我是不能代劳的,否则,以后出了什么事,我说不清楚,还是你送进去。”我看徐秘书的态度很坚决,说得也有道理,我就没有再说什么。

我进了办公室看到主席坐在一个旧式的大沙发上,专心致志地看文件,我怕惊吓主席,就脚步轻轻地走到主席的右前侧,低声咳了两声并问道:“主席好。”

主席听到说话声,转过脸来,看着我。我怕主席不认识我,就主动介绍说:“主席,我是江青同志的秘书杨英路,江青同志叫我给主席送信来了。”

主席说:“你好哇!你是小杨,我去年在钓鱼台江青那里见过你。”他说着话把信接了过去,指着信封上我的名字,自言自语地说:“你的名字是木易杨,英雄的英、英俊的英,道路、走路的路。”他抬起头来问我:“你的姓氏后边两个字好像不是这两个字吧?”

我说:“主席的记忆力真好,我以前叫杨银禄,银行的银,福禄的禄,现在我的名字是江青同志一个月前给我改的。”

主席又问:“她为什么给你改名字啊?”

我回答:“江青同志说我原来的名字太封建,所以才给我改成现在的名字,意思是叫我走英雄的道路。”

主席微笑着说:“你已经没有事了,我还有事,请你回去吧,再见了。”并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叫着我的名字:“杨——英——路同志。”

这样“英路”二字的含义得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肯定和敬爱的周总理的赞成,还是觉得蛮高兴的,也就把杨英路的名字叫开了。

粉碎“四人帮”以后,被江青改了名字的同志,大部分又改叫原来的名字。当然,我也改叫了原来的名字。

                                                                         □ 《党史博览》2006年第5期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