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溪闲话

唯精唯一 永执厥中

 
 
 

日志

 
 

一件小事——旅游随感(4)  

2010-06-02 09:52:29|  分类: 随感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杨恒均的博客,叙述了2007年在悉尼唐人街发生的一件小事,至今让人羞愧不已。这是唐人街上最大的中餐快餐厅,当天中午餐厅里已经坐满了人,而这些人中至少超过五分之四是华人,特别是年轻人,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其他人种,例如白种人或其他亚裔人。

突然听到一声惊呼,伴随着椅子擦地与摔倒的声音,一位老人家从椅子上滑倒在地,整个餐厅一百多号人的注意力也都被紧紧被吸引了过去……。就在这短短十几秒的时间里,一位冲上去的年轻人已经蹲在了老人家面前,好像在询问病情,是否需要叫救护车;另一位跑过去的帮忙挪开了椅子,随即,那老人家在第三位赶过来的青年人的帮助下,缓缓站了起来……,还有第四位、第五位、第六位离座准备上前的年轻人见状返回自己的座位。

我准备坐下时,突然注意到了他们,他们并不是坐得离老人家最近的,有一位甚至在我后面的座位,但他们之间有一个特征,那也是至今让我想起来还深感羞愧的特征——除了一位之外,其他冲过去或者正在跑过去施救的五位都是年轻的白人!注意:当时坐在这个餐厅里的一百多人中只有不到二十位白人,其他的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同胞(当然,很多已经是澳洲国籍的“外国人”)。而坐在那位老人附近的,几乎都是华人。更要命的是,当那位唯一一位冲过去施救的华人,经过我座位回到旁边一条桌子上的时候,我从他几乎不带任何口音的英语判断,他要么是第二代移民,要么就是很小就来到了澳大利亚……而在这个餐厅吃饭的中国人,都讲普通话。

2009年我亲身经历了发生在上海美国总领事馆的一件事。签证经约一小时的等候,终于进入馆内,同样须经安检:脱上衣、除皮带、不穿鞋、过安检门。又经近一小时排队,上交护照及签证表,领取了号码。接着按号到窗口提取十指指纹,继续等候接受面对面的询问。面签同样是在窗口而不是另一房间内,S形的等候队伍使我在接近窗口处听到并见到了一拒签事例。

被拒签者年约四十多岁,询问了旅美目的、年龄等,签证官操着生硬的汉语问道:

 “你是医师,假如你周边一人突然发病,跌倒在地,你如何处理?”

 “打110120,尽早送医院。”中年人答道;

 “你当医生多少年了?”签证员问

 “二十几年” 医生答道。

 “你请稍等” 签证员请来了一位年龄稍长的女士,再次询问了同样的问题。

那位医生也许意识到回答不全面,补充说:

 “如果发生在公共场所,就打110,如果在工作场所,就先施救。”

女签证官微笑着,从窗中递出了医生的护照,这意味着被拒签了。

当时悉尼中餐厅的中国人也许都会认同这位医生的回答,我也同样认同;在现场的杨先生也坦白道:就在我为满餐厅华人都不冲过去而感到震惊的时候,我不能否认的事实是:我自己当时根本没有想到要“冲过去”,我虽然也站起来了,但我站起来是为了看得更清楚,我从头到尾没有想到要走过去帮忙……。

也许美国人、澳洲人会有“中国人真冷漠”的想法,也许,那位唯一冲过去的澳洲华人给我们另外一个思考?凡是在大陆受过教育的人都……。那位行医20多年的医生不敢在公共场所抢救病人,也许考虑到没有药品和器械,更主要的原因是怕被人误解,发生在南京及其他城市的事并非个例!这也许是中外文化的差异的表现吧。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