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溪闲话

唯精唯一 永执厥中

 
 
 

日志

 
 

全面整肃--周德高回忆录(22)[转]  

2011-09-24 09:26:06|  分类: 史海拾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待柬共进入金边,将城市居民驱往农村,赶尽全部越南侨民,杀绝朗诺政权人员,庙宇关门大吉,波尔布特的错误统统浮上台面。于是,党内的反对意见抬头,波尔布特意识到他的领袖地位受到挑战,便开始整肃内部,全面消灭异己了。

    一九七六年九月,柬共的一份刊物,发表了一篇谈论党史的文章,说柬埔寨共产党是在一九五一年六月就成立的,波尔布特认为,是有人利用党的成立的时间,来与他论资排辈;他可能盘点了党内的营垒,农谢是他的同伙,英萨利是他的姻亲,宋成是他的亲信,胡荣已经消灭,乔森潘是个机会主义者……;只有老抗法人员,才能与他较量。于是他就称病离职,让农谢代理操办,农谢先把高明和东北大区书记倪沙良抓起来。高、倪两人莫名其妙,还以为是误会,高明写信给波尔布特,表白忠于党、忠于大哥,期望大哥明察。

全面整肃--周德高回忆录(22)[转] - 蓦然回首 - 梁溪镜明

高明在党内成名很早,学生时代就参加越盟的抗法斗争,一九五○年三月为建立柬共,在越柬边界港口城市南河仙举行预备会议,高明与黎德寿、阮清山、山玉明、杜沙穆、萧兴就都是与会者。一九六○年的党代会上,他当选中央委员。一九六五年,他陪同沙络绍去越南访问,后来就一直留在河内担任柬共代表。逮捕高明和倪沙良之后,波尔布特又向中央委员高莫尼和驻越南大使谢安下手,因为他们和高、倪两人的关系很好,他们后来一起被处决了。这批高干的被处决,对柬共党内的震动太大,同情他们的人很多,不满的情绪在酝酿。于是,波尔布特利用一间金边中学的校舍,组建了一个专职审讯的 S-21肃反监狱. 

苏品是柬共内部威望甚高的领导人,长期领导东部大区的军事政治。他有位抗法时期的战友“阿保”,一九五四年去了越南,政变后没有返回柬埔寨。阿保与越共中央关系密切,一九七四年,苏品曾经两次派人来找阿保,要求越南方面干预柬共的胡作非为,而阿保也已经向越南中央通报,但均未被采纳。我向中共报告这个情况,当然是出自对苏品的同情。一九七七年七月二十一日到八月二日,也就是我完成报告后的一个月,时任“民主柬埔寨国家主席团”第一副主席的苏品(主席乔森潘)和西南大区书记朱杰,就被邀请访问中国。当时苏品仍然主掌东部大区工作,而且是负责对抗越南的七号公路地区的军事总指挥。苏品在与当时的中国领导人的谈话中,他们可能表达了对波尔布特集团某种程度的不满。

紧接着,一九七七年九月底至十月初,波尔布特和温威等访问北京和平壤,当时掌权的华国锋对波尔布特大加赞扬,他说:“尊敬的波尔布特同志,您走的是一条正确的道路,请您继续走下去。”中共方面意识到,如果柬共内部的反对派与越南的合作,将打破它的战略安排,因此就向他们通报了这些动向。一九七七年“十一国庆”,我站在观礼台上,回头见到波尔布特和华国锋并肩站在天安门城楼上。

为了不暴露中共的角色,苏品和朱杰回到柬埔寨后,波尔布特没有立刻对他们下手,一九七八年三月,先抓了朱杰,五月份才开始对苏品下手。同年四、五月间苏品在金边住院,他的军事副手盖宝在东部大区开始清洗,除了被就地处决的以外,还有四百余名涉嫌的柬共军人被押往金边S-21监狱。密杜曾经报告农谢说监狱人满为患,农谢则指示他不必再细问,统统杀了就算了。据盖宝说,波尔布特和农谢曾经亲自召见他,向他出示朱杰的与苏品密谋叛乱的供词。盖宝进而传唤苏品,苏品派人与盖宝沟通,但去者皆无还。

盖宝是个没有什么文化的工农分子,少年时期就参加抗法斗争,经历与塔莫相似,因对波尔布特惟命是从,而与塔莫成为柬共两大军头,在柬共内部有恃无恐,还担任柬共中央委员,中央常委委员等职务,一九九八年波尔布特死后,他才下山向洪森政府投诚。萧特对盖宝和密杜有详细的访谈,内容相当可靠

一九七八年五月二十八日,苏品忍无可忍,要去金边弄清是非。他的部属,柬共第四师的副师长兼政委韩桑林,说他曾经劝苏品不要自投罗网;但苏品亲自驾驶一辆吉普车,带了四名警卫(萧特说他还带了妻子)去了金边。苏品一行来到湄公河边的水净华渡口,他派一名警卫拿着他的亲笔字条去求见波尔布特,可是这名警卫一去不复返。没多时,金边开来两艘汽艇,汽艇泊岸后,二十几名武装人员登岸快步冲向吉普车,并开枪扫射。苏品腹部中弹,负伤逃至湄公河畔一间庙宇中,但失血过多,伤势严重。

金边方面派飞机散发传单,命令当地军民缉捕苏品归案。六月三日,他属下的一名团长拿着一张传单去见苏品。他自知来日无多,对下属说:“我不行了,往后的事情只能靠你们担当了。”说着拔出手枪向自己胸部开枪,再把枪口塞进口中再开一枪。苏品死后,他的妻子儿女及乡里七百余人被杀;他的儿女亲家,西北区书记莫森巴一家也被株连,全部被杀。

 苏品的死使整个东部大区人心震撼,而紧跟而来的清洗,又把他的部属韩桑林等人逼上了揭竿而起的道路。波尔布特调塔莫的西南区部队前去镇压,韩桑林兵败,率部退入越南境内。塔莫杀红了眼,数万人民群众也逃去了越南,他们后来在越南境内扯出了“柬埔寨救国民族团结阵线”的旗帜,训练出了自己的军队。

英萨利回忆,十一月一、二两日柬共匆匆召集了一个“第五次代表大会”,会上选出了由七个人组成的“中央常委”,其排名如下:波尔布特、农谢、塔莫、英萨利、温威、宋成、宫苏潘。十一月三日上午,塔莫、温威、宫苏潘三人在一起议事,突然一群持枪的军人冲进室内,吓得塔莫把大小便都屙在裤裆里……,所幸抓走的只是温威和宫苏潘。时仅一日“七人常委”就只剩下了五人,柬共的清洗还在随心所欲的兴头上。这时,离十二月二十五日越南的入侵,只剩下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

波尔布特在最后的日子,曾经对西方记者这样说:“我知道有很多人怨恨我,并要我对‘种族灭绝’行为负责,我也知道很多人因此而死。”他接着说“我应该向所有发生过的事情负责,因为这个路线政策太左了,我没有及时发现到各方面的失误,及事态的严重性。其实我就是像一个家庭主妇,不知道下面孩子干了些什么,我太相信一小撮人了。例如负责执行中央决策工作的秦森瓦,负责知识界工作的倪沙良,还有负责政治教育工作的苏品,他们都是我最亲密的人,但结果他们给革命造成很大的危害……”

波尔布特不但将责任卸得一干二尽,而且还要让被他杀掉三个“亲密战友”,来替他背黑锅。他说东说西,有一件事情他是万万不能说的,那就是他杀死苏品是来自中共授意,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在撤出金边后,要将涉及机密的中文翻译人员尽数杀绝的原因。

“柬埔寨救国民族团结阵线”的领袖人物中,韩桑林原本是东部军区第四师的副师长兼政治委员,谢辛是第四师的一名后勤干部,而最杰出的就是后来在金边长期执政,而又表现出卓越政治才干的洪森,他那时还只是一个年轻的营团级指挥员。一九九三年,联合国主导的柬埔寨大选后,西哈努克重新担任国家元首,他首先授这三人以“五星上将”的殊荣,以表彰他们十五年前造反的功勋。

洪森的出走比韩桑林还要早一些。那是因为盖宝不断进行清洗,却又不断命令下属向越南发起进攻,作为一个中级指挥员,洪森既感到无奈,又感到恐怖,于是逃到越南去了,他被越南方面囚禁了二十几天,才被释放。另一名“救国阵线”的组织者,就是宾索万,只是他过早地被越南清洗了,因此没有得到最后的荣耀。

韩桑林等起事后,柬越发生正面冲突,东部大区大批群众逃亡越南。波尔布特对此恨之入骨,他将柴桢省边境上的人民集中起来,又向中国订了几百吨绿色布料,这些布料在两周内分五批运到。柬共将它们裁缝成衣服和水布,柴祯省边境人民每人配给一套,再用卡车将这些穿绿色服装的人们运到金边,然后用火车转运到菩萨省。这几千名“绿色坏人”无处逃遁,就在菩萨省的土地上被消灭了。

救国阵线在愈来愈紧急的情况下,曾多次要求越南帮助他们推翻波尔布特,越南碍于中共可能的干预和美国一贯的敌视,投鼠忌器而犹豫不决。但训练了一支的越柬混合的特工部队,计划潜入金边,解救被软禁的西哈努克,由西哈努克来领导柬埔寨军民推翻波尔布特。然而,这个行动失败了,特工部队在突破金边外围防线时,被柬共军队发现,在激战中被消灭。

  评论这张
 
阅读(7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