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溪闲话

唯精唯一 永执厥中

 
 
 

日志

 
 

那年我们这样过了个“革命化”的年  

2012-01-19 13:51:43|  分类: 如烟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来临,进城务工的人们带着年货、揣着工钱,要赶在年三十回家吃顿团圆饭,过个欢乐年。广播里播送的是春运;电视里播放的是春运;路上遇见的还是回乡的人们;年复一年,回家过年的传统,带来了春运的繁忙,也带来了欢乐祥和的节日气氛。每每看到从城里返回乡村,回家过年的人们,我却时时不能忘记那年我们从乡村返回城里,回家过年的情景。

那是1969年1月底,我们下乡已近三个月了,三个月的“再教育”,一穷二白的农村面貌极大地震撼了我们:住的草房里家徒四壁,喝的稀饭“浪打浪”;村里的50后,男青年80%、女青年95%是文盲。三个月的战天斗地生活,我们手搓粪、人拉犁、挖河泥,在“广阔天地”里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此时当“新农民”后的第一个春节快来临了,党报、党刊号召知识青年留在农村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

那年我们这样过了个“革命化”的年 - 蓦然回首 - 梁溪镜明

                                                                           (本照片为网上下载)

腊月十五那天,队长来到我们的小屋,告诉我们队里的想法。原来那个年代,淮安、宝应一带农民有一个传统的业务——冬天进城偷粪。那个年代,城里各街巷、各院落、各单位均有化粪池,环卫工定期掏粪,集中运去郊区农村作肥料。在计划经济年代,大粪也是计划供应,这里农村远离城区,只有花钱买或派人进城去偷。淮阴、扬州城规模小,资源少,因而淮安农民大都每年冬天到南京偷粪,这种偷粪的传统,我们队已有了几十年历史。现在生产队里来了南京知青,个个熟悉南京地形。队干部动员我们去南京偷粪,回家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并承诺:按粪多少给我们记工分:100斤粪记10分工(当时一天强劳力的标准),同时可以带上这里的土产,让城里的双亲尝尝。

春节我们回不回家去?回家偷不偷粪去?我们知青之家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最后我们决定少数服从多数:想贫下中农所想、急贫下中农所急——回南京偷粪去,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我们慷慨激昂地表示:大粪不臭,资产阶级思想臭;大粪是宝,贫下中农的肥田宝。我们要用汗水洗刷资产阶级思想,要用行动早日成为普通劳动者。

第二天,腊月十六那天,我们带着偷粪工具和土产年货,肩负着贫下中农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兴高采烈地踏上了回家的路。我回到家中兴冲冲拿出重约30斤的年货——茨菇和蒲菜,并展示了偷粪工具——粪匀和簸箕,向父母谈起我们在剌骨的烂泥地里挖的茨菇和农村艰苦的生活,以及此次过年期间肩负的任务,年已花甲的父母亲面对着归来的游子,看着眼前的年货,潸然泪下。

第二天晚饭后,我们便带上偷粪工具在青岛路、汉口路、干河沿、豆菜桥一带,先踩点,后动手。由于我们的“小资产阶级思想”作怪,不敢偷近处宿舍区的粪坑,怕撞上熟人,而公厕的粪坑,大都有人在用。我们只能待到晚九点后偷各单位的化粪池。我们选定南京大学操场边靠北京西路一片空地,作为我们粪的集中地。每晚工作近三小时。村里运粪的路线是将粪集中至草场门码头,从秦淮河上船,经长江到镇江,从大运河到平桥码头,再转由小船从支渠或用大车运进村中。大粪的收集是如此艰难,口中的粮食更是来自不易,我们深深地体会到农民种田的艰辛。

那是1969春节,那一年文革批斗浪潮还在延续,首次离家的我们总算回到家过年了!回家吃了个团圆饭!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