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溪闲话

唯精唯一 永执厥中

 
 
 

日志

 
 

养兔种菜记  

2015-12-19 13:57:47|  分类: 如烟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0年那是一个难忘的岁月,那年我小学毕业,刚进中学;那年持续三年的大饥荒进入最艰难的时光。城镇人有定量供应的粮油保证,可食品极度匮乏,市民普遍缺乏营养。报刊上登载了许多种渡荒年、增营养的办法:如煮米饭时,米不淘,先炒后蒸,可提高出饭率;豆渣加野菜及少许面粉可做营养饼;养小球藻、种野菜既可当菜,又有营养等等。民间也发明了种种解决饥饿和营养不良的办法,有些文人还想到厕所里的蛆也是动物,富有蛋白质,可捞起来洗洗吃。人们吃不到肉,城里不能养猪,有人说养兔子长得快,于是市民们纷纷养兔。养兔种菜记 - 梁溪镜明 - 尤悠闲记
   我家住楼上,没空地,但有条走廊,于是用木条自制了木笼,放在走廊上养了两只白兔。开始很开心,天天喂它们青菜和青草,逗它们玩,看它们一天天长大。不久蔬菜供应日渐困难,只能我们吃菜、兔子吃菜边;我们吃罗卜,兔子吃根和茵。空地上、马路旁的青草也因全民的“大生产运动”几乎绝迹了。兔子没吃了,只能杀兔吃肉。怎么杀,邻居家介绍,杀兔不能用刀,只能用棒槌,要拎起兔子,狠狠一槌。那年我大哥去上大学了,家中只有我和老父亲,于是,执行这个残忍行动的任务落到我头上。我鼓起勇气,一只手拎起兔子耳朵,一只手拿起木棒,壮壮胆、狠狠心、闭上眼,对准兔子脑门狠击下去。可眼一睁、手一松,兔子连蹦带跑,从三楼跑到了二楼。我赶紧追上去,二楼的邻居也帮忙捉住并补上一棒,可兔子却钻出栏杆跌到一楼,竟然还没死去。楼下邻居是苏北老家参加新四军的干部,打狗、杀兔十分在行,看到此景上前逮住兔子,轻轻提起、重重一掼,兔子就再也不动了。一只兔子遭遇三人围追棒打,目睹此番情景,家里人谁也不想吃兔肉了,将它送给那位新四军老战士。从此以后,酒桌上凡有兔肉,我都会想起此情此景,至今从未尝过兔肉的滋味。
  不知肉滋味的日子真难受。兔子没法养了,家里又多了几只大玻璃瓶,不是用来养金鱼观赏,而是用来养小球藻。报上刊登科技人员的文章介绍说:小球藻这种水池里培养的绿色漂浮物,富含蛋白质,不但营养好而且味道鲜,可在家庭广泛推广养殖。可是吃了几个月小球藻,亦然饥肠辘辘,味道怪异。只能又放弃了这种“补充营养的科学办法”。
我家的楼前楼后原先均有一片空地,上有几颗小树和小草,大灾荒发生,人们砍树、除草,争先恐后圈地种菜、种瓜。从此,家家户户不再用抽水马桶,为的是肥水不外流,个个大小便上痰盂,倒入自家田地作肥料。邻居间免不了为地界、瓜菜等发生纷争。那年代人不分老幼、地不分大小,工、农、兵、学、商,全民学种地,操场、草坪、树旁凡有泥土的地方均种上瓜菜。
   1958年大跃进中从南京工学院分出来的南京化工学院新建的大操场,不到一年就翻土变成了菜地。昔日讲师、教授们不顾斯文,拿起锄头学耕耘、拎着粪桶忙施肥。1978年我们入校后,年长的教师向六十年代出生的学生讲述此事,同学们惊讶不已,似乎天方夜谭;似乎发生在另一个世界。可这的的确确发生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我们经历的刻骨铭心的年代。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