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溪闲话

唯精唯一 永执厥中

 
 
 

日志

 
 

三十万人不解甲——东北义勇军抗日全纪录(2)【转】  

2015-09-10 12:49:41|  分类: 史海拾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辽西义勇军痛歼古贺骑兵团 当场击毙日寇古贺
从锦州出发,经百余公里的山路颠簸,赶到了昔日锦西县城--钢屯镇。73年前的一个冬日,这里展开了一场东北义勇军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斗。
立一块石碑纪念东北义勇军的战绩
整洁的小镇上,不时传来叫卖声,街路上,孩子们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雨中的小镇看上去肃静而悠闲。
在钢屯镇镇政府一位王姓秘书的带领下,我们找到了当年那场震惊于世的“痛歼日本侵略者古贺联队”战斗的原地。当时,这里被称为“西甸园子”,位于该镇的西南,是东北义勇军痛歼侵略者的主战场,古贺中佐毙命于此。钢屯镇人民在此地还立了一块石碑---“歼灭古贺战场遗址”,以纪念东北义勇军的战绩。
 “一代一代传颂东北义勇军的事迹,现在钢屯镇人都知道这场战斗,这里已经成为钢屯镇人民的骄傲,更是锦西人民的骄傲。”王秘书说。
望着眼前这座纪念碑,时光仿佛又回到73年前,那场战斗中,东北义勇军挥枪痛击侵略者的呐喊声,再次在耳边响起……
当场击毙日寇古贺
1931年,日本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年底,侵华日军开始向辽西进犯。1932年1月6日,日寇侵占了当时的锦西县城---今钢屯镇。锦西民众听说日寇古贺(中佐)联队占领了当时的锦西县城,义愤填膺。1月8日,当时的西五会民团首领召集刘纯启、刘春山、张恩远等人集会,推举刘纯启为抗日带头人,组成东北抗日义勇军,选择有利地形进行伏击,准备歼灭古贺联队。
古贺听说县城西部有抗日武装,十分狂傲的他决心对城西一带村庄进行“扫荡”。
1932年1月9日,古贺率骑兵团向锦西县城西部进发,意围剿义勇军。上午10时半,古贺率队到达上坡子村时,突然遭到早已埋伏好的义勇军和抗日群众的攻击。正当古贺联队被打得惊魂不定时,又忽闻锦西县城遭到袭击。古贺急忙率队往县城西撤,到达西甸园子处,再次遭到刘纯启部下刘国臣等人的伏击,古贺被当场击毙。
这次战斗,义勇军共歼敌50余名、伤30余名,其中死伤少尉以上军官7名。被关东军称为不可战胜的古贺联队被义勇军击败,是日本侵略者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他们惊呼:“这实在是满洲事变以来最大的悲剧事件。”当年出版的新闻杂志记载:夫锦西之战,闻之皆血泪也。日军说起这次遭遇战时,不禁谈虎色变,发出“锦西冬季之风暴,闻之皆血泪也”的哀叹。

苗可秀率铁血军汤沟伏击大捷
在凤城火车站以南的凤城南山上,有一片松林,在这苍绿中,一座纪念碑巍然耸立在这里,碑的正面刻着“抗日烈士苗可秀同志永垂不朽”几个大字。
1935年3月,敌人集聚了一个师团近6000人的兵力,扑向三角地区的岫岩一带,“围剿”苗可秀的铁血军。日伪军计划分路包抄,欲把铁血军裹在岫岩一角。
苗可秀率铁血军避开敌人的主力,沿岫岩、盖平、海城交界一带的山区迂回活动。
4月21日下午,队伍行进到岫岩北部的汤沟。苗可秀顾不上行军的劳累,到村里小学召集群众开会,宣传抗日救国。他讲得十分生动,群众听得入神。突然南山响起枪声,接着子弹声响个不停,苗可秀率部迅速往北山撤退。不一会儿,敌骑兵200多人闯进汤沟村,见村内没有抗日军,以为被吓跑,当时天色已晚,敌人便就地宿营。
苗可秀得到情报,知道当天在汤沟的伪军有200名由大石桥守备队西泽中尉率领,分住两个大院。苗可秀决定攻打这支日伪军。
深夜,铁血军悄悄进入汤沟开始进攻,刘壮飞率领一大队袭击西大院,白君实率二队进攻东大院。刘壮飞首先将敌哨兵击毙,接着枪声大作,敌人不知来了多少抗日军,躲在屋里不敢出来。刘壮飞心生一计,令战士稍缓攻击,向屋内喊道:“马贼已被我们打跑了,我是奉命来接西泽指导官的,请太君出来吧。”敌人信以为真,西泽从屋内走出还喊着:“我是指导官,我是指导官。”西泽一露头立即被铁血军战士击毙,日军大乱。当前院战斗打响时,住在后院的伪军慌忙起来应战,白君实首先向伪军喊话:“你们若是中国人,赶快逃命,我们是专来打鬼子的。”伪军听到喊话,纷纷逃去,丢下武器。
此次战斗击毙日军7人,大部分伪军遣散,缴获三八式马枪百余支,手枪4支,机枪2挺。待敌人大批援军赶到时,铁血军早已无影无踪了。
汤沟一仗,铁血军重创敌军,令日伪军思之胆寒。
三十万人不解甲——东北义勇军抗日全纪录(2)【转】 - 梁溪镜明 - 尤悠闲记
义勇军攻入沈阳 日军迁司令部以避之 
辽南义勇军在组成上有一特色,其领导人,除了军人之外,有相当数量的大学生,如总指挥李纯华,处长高鹏、纪亭榭等;有的是爱国乡绅,如郑子风、曹希宾;也有不少绿林出身的大胆猛汉。
这支部队,主要是在沈阳至海城的铁路两侧活动,以保护地方政权和民众的正常生活;破坏这一段的铁路,使敌人无法正常通车。其主要作战有:
当他们得到北平救国会的通知,国联调查团于4月下旬将到东北时,即集中力量破袭沈阳以南的铁路,使其瘫痪,向国联调查团表明,东北民众坚决抗日的行动。
7月下旬,张海天的第3路部队,利用青纱帐向营口、海城地区接近。8月1日的晚间,他们攻入了海城车站及海城北门地区。2日晚,继续攻击海城车站与海城兵营敌野炮兵第2联队的留守部队,并与由鞍山守备第6大队振来增援的长冈宽大尉之第2中队进行了激战。
张海天的另一部,于8月2日攻入了营口火车站。关东军根据南满守备兵力薄弱的情况,于8月2日下午令第2师团驻沈阳的第29联队,由平田幸弘大佐率领至海城、营口增援;日本在旅顺的津田静枝海军第2遣外舰队,根据情况通报,亦于同日派出炮舰及第16驱逐队和陆战队230人在营口登陆。
辽南义通军因锦州已被敌人占领,军火已无法由陆路得到补充,在11月间乃由海上进行运输。11月13日,北平救国会拨给的迫击炮、轻机枪、手榴弹、子弹、炸药、导火索等爆破器材,约计40吨,以火车从北平、天津,南运至沧州车站,然后以22辆大车,转运到渤海湾岸边的岐口镇上船。帆船于19日启航,由海上穿过渤海海峡入黄海,以后即开向辽东半岛庄河县,11月30日到达青堆子东南的南尖子,准备上陆时,因水浅乃改向以东大孤山附近的北枣沟靠岸。使辽南、辽东义勇军,得到了急需的军火和爆破铁路的器材。
在辽西,有由辽宁省警务处长黄显声中将于1931年12月26日组成的“东北民众自卫义勇军”,主要是各县的警察和公安部队约两千余人。开始时为22路,以后又发展到54路,并包括辽东、辽南、辽北等地。这支抗日队伍主要是在辽西,背靠热河方向进行作战。还有辽西义勇军,由郑桂林、于百恩、耿继周等所率领。当1931年底、1932年初,关东军指挥第2师团由营口、盘山、沟帮子,第20师团由新民、大虎山、沟帮子进攻锦州时,为了牵制敌人的进攻,扰乱其后方,破坏其铁路运输,耿继周所属约1000人,于1932年1月4日晚进攻新民城,与守城的第5联队(属第8师团,步兵第4旅团)嵯峨亮吉少佐之第2大队以及刚从凤城调回的第40联队(属第10师团、步兵第8旅团)宫崎富雄少佐之第1步兵大队,进行了激战,后因驻沈阳平田幸弘大佐的29联队一部前来增援,耿部才撤出战斗。
1932年3月9日晚间,辽西义勇军乘沈阳敌守军较少且警戒不严的机会,从大北边门攻入沈阳城,将敌伪在北关第5、11分局的警察全部予以缴械,并击毙伪警察4人,日军宪兵7人,然后撤出。
在吉林,于1932年1月就已组成了“吉林抗日自卫军”,并由东北军步兵第24旅旅长李杜担任总司令。这支部队主要是在长春以北至哈尔滨的铁路、哈尔滨经一面坡、海林至牡丹江铁路沿线进行游击活动,破坏铁路、袭击火车、攻击敌伪之小据点与严惩汉奸等。该部队中,力量发展最快的是冯占海和王德林的部队。
冯占海,原为吉林军署的卫队团长,经在哈尔滨东南的拉林、榆树和以东的方正、延寿、苇河作战以后,于1932年秋,转战至吉林市以北的舒兰、缸窑镇、乌拉街、其塔木、黑鱼泡、四楞山、九台一带。当敌开始多路围剿之后,即向西开始远征,由德惠地区,越过铁路,经农安、长岭、通辽以北地区于1933年1月16日到达开鲁,被国民政府军委会编为第63军,冯任军长兼第91师师长,严明治任军参谋长。热河作战后,该军即转入关内,参加了“七?七事变”在华北的抗战。
王德林,原是延吉镇守使兼第27旅旅长吉兴所属677团的三营营长,因愤于吉兴之投降卖国,拒不执行其命令,并于1931年11月在汪清宣布脱离27旅率部抗日,仅几个月,部队即发展近4万人。为便于指挥,1932年2月11日在明月沟(现安图),成立“抗日救国军”,王德林任总司令。以后中国共产党满洲特委于5月间派周保中至该部队任参谋长。抗日救国军成立后,作战特别积极,2月20日,攻克敦化城,24日攻进了额穆,28日攻克蛟河县城,至1932年4月,基本上控制了吉林至敦化的山区铁路,迟滞了敌建筑敦化至朝鲜会宁的吉会路计划。
在长春西北地区,有李海青的抗日义勇军约1万人,活动于长春至哈尔滨、哈尔滨至安达的铁路两侧。1932年3月18日该军收复了扶馀县城,29日攻占了农安,5月29、30日与敌第14师团所属第27旅团在松花江以北的肇东一带进行了激战,8月28日攻占了安达。
在黑龙江省,苏炳文、张殿九的抗日部队,依然控制着富拉尔基及其西北的铁路沿线地区。在哈尔滨对岸的松浦镇和以北的绥化、海伦、拜泉、克山等地马占山的抗日部队,从1932年6月初至7月底,一直是关东军攻击的重点。
1932年,东北抗日部队发展最快的。还有“东北民众抗日自卫军”,又称辽东义勇军。这支部队,主要是由原驻于梅河口以西之山城镇东边道镇守使于芷山的省防旅中的官兵,不愿随于芷山投敌揭起义旗而成立。
省防第1旅之第1团团长姜全我,第2团团长廖弼臣,第3团团长董国华等,随于芷山投敌后,其第1团团附唐聚伍中校率该团的第1、3营继续抗日。因他是凤城人,经在本地多方的联络、奔走、号召,激发了人们的抗日热情,从1932年春开始至当年秋,唐所率的抗日部队由两个营,骤然增至37路(等于师,下辖旅和团)、约24万人,唐聚伍被张学良将军任命为“东北民众抗日自卫军总司令”,当年的8月15口,唐又被张学良委任为辽宁省主席,仍兼自卫军总司令。其间为便于指挥,将37路分编为6个方面军,一时声震辽东、辽南。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