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溪闲话

唯精唯一 永执厥中

 
 
 

日志

 
 

忆我的母亲  

2017-01-10 10:03:06|  分类: 如烟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辞世已经整整15年了,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也步入古稀之年,人老了好忆旧,回顾往事,时时萦绕心头的是对母亲的思念,母亲的音容笑貌时时浮现在眼前。
  母亲的一生,是坎坷苦难的一生。母亲出身在一个清贫的书香门第,出生后不久外祖母就去世了。外祖父疼爱女儿,一心一意要培养母亲读书成才,自强自立。母亲小学毕业后,考入无锡竞志女中(现为无锡二女中)读完初中,毕业后又去读江苏蚕桑讲习所,这所学校相当于现时中专,后更名为苏州蚕桑专科学校,改革开放后升为大专,本世纪末与江苏师范学院等三校合并成为苏州大学。外祖母去世不久,外祖父续弦、继母不喜爱兄妹二人,幼年的母亲犹如寄人篱下,直到步入桃李年华。正当母亲年满20岁时,1933年外祖父也不幸去世。忆我的母亲 - 梁溪镜明 - 梁溪闲话
                                                            (1943年母亲和哥哥)
    1932年母亲毕业后到江苏蚕丝试验场任职。1936年父母亲结婚,那时我父亲是家中长子,上有老母,下有正在上学的两位叔叔和小姑,全家靠我父母挣钱养家。可是,这样的日子也没维持多久,1937年七七事变,12月日寇金山卫登陆,沿京沪线烧、杀、抢、掠。闻讯苏州沦陷,无锡居民纷纷踏上逃难路。此时怀有身孕的母亲,也同家人匆匆往宜兴逃难,不幸孩子夭折于路上。返家后,更大的灾难降临了:赖以居身的房屋被日寇烧成一片焦土!房屋没了,工作丢了,要生存、要生活,怎么办?母亲只能到郊区另谋新职,六口之家分作两处,到亲戚家借宿。不久母亲怀的第二个孩子又夭折于居无定所、工作辛劳的动乱生活中。1947年年底我出生了,内战烽烟又起,经济萧条,业务难寻,家庭收入锐减。此时上有祖母和生病的小叔,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请不起保姆,母亲不得不辞职,成了家庭妇女。五十年代后步入中年的母亲又经历了三反五反、三年饥荒、文化大革命等运动,年近花甲的1970年,还搭上了干部下放的末班车,随父亲离开了世辈居住的无锡城来到苏北农村,当地淳朴的农民纷纷叹道:作孽呀!老两口这么大了,还要来农村受苦!母亲的一生阅尽人间沧桑,饱尝世间苦痛。忆我的母亲 - 梁溪镜明 - 梁溪闲话
                                (1965年母亲与姐姐)
   母亲的一生,是勤劳节俭的一生。母亲结婚后,就和父亲共同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那时父亲是家中长子,有老母和尚在上学的两位叔叔和小姑。后来有了自己的孩子,不仅要养育子女长大成人,还要挑起大家庭生活的重担。那时母亲每天步行十几里路去上班,回到家中还要操持家务。从单位到菜市场、从灶台到房间,处处都留下了她忙碌的身影。她几十年如一日,含辛茹苦,幸勤劳作,毫无怨言。母亲失业后,更是省吃俭用、操持家务,全心全意把儿女养育成人。全家无论是在无锡、在上海、还是在南京,一家人衣、食、住、行、交学费、看医生全由母亲负责安排。她培养我们从小养成勤俭持家的好习惯,从小学四年级起每月就给我们固定零用钱,并给我们三人在银行开户,每月储蓄,零存整取,以备急用。当时工资收入很低,许多家庭都只有一人工作,月底借钱、借米、借油的事成为百姓家常事,而我家即使生病、住院也从未借债。仅有一次在三反五反运动中,父亲被隔离审查,停发工资。母亲向我已成家的表姐借钱,日后随即还了钱。直到2002年母亲临终前半月时,还再三叮嘱我们:要还钱!那时她记不清钱早已还了。母亲有一位侄儿, 1948年还是学徒时随老板去了香港,从此音讯两茫茫,改革开放后,立即前来大陆见唯一在世的长辈。以后多次前来探望,每年寄钱给母亲。母亲却一分钱也没用,悉数存放。母亲说:他不容易呀,18岁就离乡背井了!临终前让姐姐全部带去香港归还。表哥感叹道:姑妈从来只为他人着想,从不考虑自己!
忆我的母亲 - 梁溪镜明 - 梁溪闲话
                                    (1990年母亲和他侄儿、侄媳)
   母亲的一生,是仁慈善良的一生。在那缺吃少穿的年代里,母亲总是把父亲和子女的吃穿安排妥帖,很少考虑自己。大饥荒的三年里,家里也实行量米蒸饭的节粮手段,她那份总是最少;菜端上桌,她总是迟迟不肯动箸。母亲很少为自己添置新衣,却总是想法让我们穿上新衣。衣服破了,总是缝补整齐,浆洗干净,我们从来没穿过破衣和脏衣和不得体的衣服。1969年的春节,那是我插队后第一次回家过年,在外地工作的哥哥给我带了一双翻毛皮鞋,那是我见到的第一双皮鞋。不久我的表弟从新疆农场回家,路过南京来到我家。母亲说:“我家(子女)有两人工作,一人下乡;他家一人(表哥)工作,全家下乡(干部下放),且凹弟(表弟乳名)还远在新疆受苦,米饭也吃不上,苦呀!”我听了,随即将心爱的皮鞋送给表弟,尽管我知道母亲与小姑妈曾关系不睦。1968年上山下乡浪潮中,听说邻家孩子要插队去了,母亲潸然泪下说道:“初中生,还没成年就离乡背井,下乡去了!”几天后,我也卷起铺盖下乡插队去了,临行时,母亲没有眼泪,没有悲伤,只叮嘱道:“男儿当自强!” 日后同样的话语,母亲又送给了她的孙女、外孙女:“女儿当自强!”1974年漫漫长夜中,我曾迷惘、苦闷,母亲喃喃自语道:“孩子(友人家孩子)也不知怎样了?”1979年,刚回南京不久,母亲就打听那孩子的去向,原来她曾受人之托关照她的孩子!母亲说过:一诺千金!
   母亲的一生是平凡的一生,是坎坷苦难的一生,是勤劳节俭的一生,是仁慈善良的一生,是默默奉献的一生。对亲人是这样,对他人也是这样,母亲一生与人为善,宽宏大度,忠厚仁慈,乐于助人,总希望好人一生平安。愿母亲在天堂安祥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